荠菜

🙈🙈🙈网球赛事更衣室解密!

最后那个动图看一次😓一次,纳豆居然是颗这样的豆子……

朋友们!放大看卢卡的裤子!
这裤子谁!买!的!




图源微博:@卡卡奥兰多城新闻

罗总怎么了!新发型一秒从霸道总裁变成傻小子啊!整个人乍一看贼像维尔莱茵😂😂😂

放眼望去过半评论在骂法拉利车队,也是因吹斯汀……

信仰色到手🙈
@想穿旗袍的流氓兔 @(/o・ェ・o)@/我们的beauty

@惘嗣 
一看图就想起小姐姐的一篇seberg🙈
怎么形容瓦二的来着🙈

自己立下的flag,哭着也要替红色拖拉机扛好

译注:无授权,侵立删;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beta,渣翻译,欢迎指正;

          CP邪教预警!请看清tag再入内TvT

 

鼓起勇气放上了第一次翻译的小黄蚊,不会走外链……要是被吞了再研究吧QVQ          

 

Summary:

Roger某周和Nick一起训练时,不慎越了线,并且做出了一个欠考虑的赌约。

 

 

Notes:

Roger和Nick确实在五月的某周一起训练了。

本文引用的所有赛果都是真实的。

虽然这些角色的灵感来自于他们,但是这个故事和他们的真实生活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

 

 

五月

 

年轻的活力从这个澳洲人的体内倾泻而出。

 

很长一段时间,Roger心目中澳洲的代表都是Hewitt,有着谨慎的固执和一张臭嘴,和Roger自己一样同退役作着斗争。

 

这个澳洲人也有一张臭嘴,但是和Hewitt臭得不同。Hewitt有一打女友,模特妻子,和一群有着卷曲金发的孩子。而他,则是完全不同的一代人。

 

“等到法网开始你他妈都动不了,”少年说着咧嘴笑出了一口锋利的牙齿:“老得‘起’不来了吗?”

 

Roger很确定自己十九岁时没有这么无礼,但这种无礼奇怪地令人兴奋。“老得知道该怎么解决‘你’。”他伸手握住了Kyrgios的阴茎。

 

Kyrgios 咬住了嘴唇,没有出声。他伸手拉下Roger想要得到一个吻,但是Roger摇头。

 

“不接吻?”

 

“我不干那个。”Roger说着,用曾让Roddick疯狂的手腕上下抚动着Kyrgios。

 

“你只是想把我推倒就干。”Kyrgios一语中的。“如果我想干你呢,old man?”

 

Roger对他扬起了眉毛:“我是不是该找条领带塞住你的嘴?”

 

“你喜欢我说话,”Kyrgios拉长了调子,用他那令人恼火的口音说道:“小妞们爱挖苦别人口音,我赌你也一样。我能把你干得很爽,我超棒的……”他顿住了,因为Roger的一根手指徐徐探进了他的洞里。这太快、太早了,但Kyrgios看上去喜欢这种快;他随之拱起了身体,再度咬住了嘴唇,看起来极度放荡而美丽。

 

Roger欺下身来,不是为了接吻,而是压低了喉音,在Kyrgios耳边说道:“你现在还没有赢下干我的权利。”

 

这话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。“你只给Rafa,嗯?”Kyrgios说,他的声音有些不稳,因为Roger挤了些润滑剂在手指上,又滑入了他的身体,那动作很深,既坚定又无情。“我敢赌你会为了他弯下腰。但是到我赢了那么多大满贯的时候,你会又老又胖又秃,不公平。”

 

“你永远不会赢得那么多大满贯。”Roger说。这个孩子很有天赋,但他这一代还有其他有天赋的同龄人。而且,他确信Rafa还没有停下他夺取大满贯的脚步。

“等我赢下第一个大满贯怎么样?”Kyrgios讨价还价,“可能就在罗兰加洛斯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

Roger又加了另一根手指,随后见到Kyrgios的双眼开始失焦。即使用他最冒险的想象, 他也不认为这个少年能这么快做到。有GOAT在,他当然不能,而且Roger对他的过于自大和虚张声势实在不敢恭维。这可能只是个幌子——这当然是个幌子——但他宁愿某天去面对这样的战斗,也好过在巡回赛上被人们那样带着敬畏地尊敬。

 

“你赢不下法网,有Rafa在。”他说。

 

“我会比你想象的更早打败Rafa。”Kyrgios回击道。但他看似从容的语调被紧攥床单的双手和额头暴起的青筋出卖了。

 

Roger沉默下来,专注于手上的动作。直到又快又沉地进入Kyrgios的身体,他才再度俯下身。

 

“只要你打败Rafa,就可以干我。”他说得粗俗又下流。

 

“干!”Kyrgios惊讶到了,喘着气用腿把Roger勾得更近。

 

 

 

六月

 

当Kyrgios救回九个赛点打败Gasquet时,Roger开始有些紧张了。这是正那种能够证明一个球员的比赛,能带给球员信心,让他相信自己属于这样的舞台。

(Roger认为Kyrgios早已有了这种信念——而且非常坚定——但这样的比赛仍是关键的。)

 

Rafa曾赢下过两次温网决赛,其中一场甚至可能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比赛。他还刚刚从Djokovic手中夺下法网。他当然有能力去击败一个筋疲力竭的自大澳洲人。

(但Rafa 有两次也曾在温网中败给过Lukas Rosol 和 Steve Darcis,这正是Roger开始紧张的原因。)

 

“好运。”他在更衣室与Rafa偶遇。

 

Rafa笑了,是那种只展示给Roger的灿烂笑容:“你也是,Rogi。”

 

Roger并不很担心面对Robredo,像去年美网那样的状况毕竟只是偶发。而且,这里是草场。

 

可是,他担心那个有着一张臭嘴的澳洲小子。

 

 

 

七月

 

Seve不太明白为什么Roger对突然公布的签表感到这么抵触。Roger总不能告诉他:“哦,我答应Kyrgios只要他打败Rafa就能干我,而且,哇,他恰好做到了。”

 

Kyrgios今晚大概会出现在他的住所,或许还带着安全套和润滑剂,向见到的所有人宣布:“我要干到Roger Federer了!”但是这天过得一如往常,因为Kyrgios没有出现,而是毋庸置疑地在准备他的第一次大满贯四分之一决赛。

 

Roger同样专注于他自己的四分之一决赛,对手是Stan。但他并不像理论上那样紧张。还是那句话,尽管Stan曾在蒙特卡洛光明正大地击败过他,但这里毕竟是草场而非红土;而且,温网赛事方给Stan安排的赛程该死的紧凑,这将是他在三天之内的第三场比赛。Stan或许不像Roger这么老,但三天内三场五盘大战对任何人的身体而言都足够残忍。(Roger试图不去这样想——他之所以并不担忧,其实是因为目前被别的事物分去了注意力。)

 

他打败了Stan,而Kyrgios输给了Raonic——另一头无礼的小种马。现在的年轻人实在粗鲁。或许这只是一种循环,像是回到了更古早的年代。但他更喜欢他和Rafa之间那种互相的尊重和完美的礼貌。

 

Kyrgios依旧没有来验收赌果。

 

Roger知道他不可能忘记。干网球史上最伟大球员的许可证,就和哪把钥匙开哪个锁、网球运动员的训练课、以及如何打出一记扣球一样——绝不是会被轻易忘在脑后的东西。

 

——多伦多见 : )

 

他在四分之一决赛之后的那个早晨收到了这条信息。他不知道Kyrgios是如何得到他电话号码的,但或许这该死的赛程对Stan来说比他所预计的更困扰。

 

Roger把手机丢到一旁,试图专注于温网的比赛。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

还是烦躁。该死的。

 

 

 

八月

 

Roger敢说,一开始Kyrgios真的不知道从何着手。这和别人掌控节奏时只要躺下来闭上嘴的状况不同。当你成为负责控制局面的那个时,就难以召唤出之前那样的自大气焰了。

 

但Kyrgios在进行他的初次试探,他显然掌控着自己。在酒店的房间里,他缓慢而自信地将Roger推到墙上,大手托住了Roger的头。Roger转头逃开了第一个吻,但Kyrgios轻声说:“你是在害怕按我的方式去做吗?”然后Roger回过了头。他明白这是个挑战,当然怕,但他是个好胜的人。尽管意识到这是个激将法,他还是不能免疫。

 

Kyrgios吻得缓慢而深入,他的拇指在Roger耳后慢慢揉捏画圈,似乎试图从这里获得对Roger内心一切的理解。老实说,这感觉并不坏,但不是Roger想要的。他的一只手滑到Kyrgios颈后,试图掌握主动;Kyrgios作出同样棒的回应,并将一条大腿插入Roger双腿间,这不能更让人满意了。

 

最后,当Roger——直截了当地——骑上了Kyrgios的大腿,吻得很满足的澳洲人激动地退开些许。“来吧。”他说着把衬衫拉过头顶脱下:“我敢打赌你在这儿某处有张巨大的床。”

 

当他们到床边的时候Kyrgios已经赤身裸体了,露出古铜色的修长四肢和腹部不加掩饰的粗物。Roger还穿着他的短裤,但Kyrgios伸出一只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游走,然后一个使力,将他推倒在床上。

 

他再度尝试开始接吻,但Roger笑了:“你可不是来这里和我约会的,来吧。”

 

“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下来。”Kyrgios反驳道:“你紧张的就和头次参加大满贯似的。”

 

“我、没、有。”Roger说,他被触怒了,臀部急速移动。

 

“好吧,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。”Kyrgios笑嘻嘻地说着,沿着Roger的身体往下滑。

 

Roger此前在这方面并不是没有经验的,尽管Kyrgios对此并不了解,但Roger也并没有抱怨。他没有亟待满足的控制欲,或是害怕被支配的恐惧感。事实上他挺喜欢被操干,如果对方是他信任的人并且业务熟练的话。关键是,他不认为Kyrgios满足其中任何一条。

 

“上次没机会做这个。”Kyrgios说着褪下Roger的短裤,然后低下头把Roger的阴茎含进嘴里。Roger猛吸了一口气——不管Kyrgios有没有经验,他实在该死地擅长这个。或许Hewitt并不是Roger一直以为的那样笔直,或许另一个年轻的澳洲人——他记不起名字了——和Kyrgios超出了朋友关系。但是,不论是谁教会这家伙的,都该死的淫荡。Roger放任自己的身体沉入这种感觉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Kyrgios装作漫不经心地潜进了一根手指,自觉极度狡猾,但是Roger并不在意,也没有抗拒。这类约会总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,假如Kyrgios试图忸怩作态,他也并不在意。

 

“可以吗?”Kyrgios轻声说,同时探入了两根手指,以缓慢而稳定的步调操着他。

 

“来吧。”Roger齿关轻叩。他知道五月那次他对Kyrgios并没有这么照顾,尽管部分原因是Kyrgios不会让他慢下来。他不是一个灵魂脆弱、需要被溺宠的家伙。他不想要温柔,不需要在这种时候被体贴对待。如果他们要做,他想要迅速、激烈而有力的性事,就像在打一场绝不能输的球。

 

“好吧。”Kyrgios再次说,声音坚定。他扳着Roger的双腿,让它们为他打开,任他予取予求。

 

他比Roger记忆中更大,这或许可以解释他的狂妄(cockiness),但实在不公平。公平起见,那些傲慢的家伙不该再有个大家伙(cock)。那家伙对Roger身体的入侵是巨大而势不可挡的——这次说“过于”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

Kyrgios不打算试着慢下来,再也不了。他一步不停地推进,直到连根没入,Roger闭上了眼承受着,专注于呼吸。God,他居然错过了这么久……但是他不打算再计较过去,而是决定专注于此时此地,享受再次被操干的感觉,如此激烈而灼热。

 

“来吧。”他调整好,强迫自己睁开双眼抬起头。Kyrgios仍然深深停在那里,让人灼痛,但Roger需要被摩擦被点燃。“可以了,来吧。”

 

Kyrgios欣然从命。

 

Roger的身体恐怕明天都会残余着感觉,但不要紧,他首轮轮空。Seve不会问什么——没人会问。他可以自己做主,可以尽情享受每一分钟。他也确实这样做了。

 

半途,Kyrgios弯下腰来吻住他,Roger吻了回去。

 

 

 

九月

 

Kyrgios没能在美网复制温网时的壮举。他在第三轮面对Robredo时止步。Roger也曾如此(事实上只有在去年),因而对他感到同情。现在巡回赛中有许多像Robredo一样聪明的老家伙,让下一代艰难挣扎着。作为其中一员,他很自豪。

 

“祝你好运,老兄。”Kyrgios在更衣室收拾东西时对Roger说。

 

Roger点点头:“明年见,Nick。”

 

明年,他想道,还有未来的许多年,都能看着这个孩子昂首阔步前进着。

 

yooooooooo!
久违的杆位,更久违的头排😂
明天vet和rai要是能一二带回就一个月不黑红色拖拉机!就抛弃sewis邪教站回小德芬!

how old are you😂

Bernice Modric:

四月,我们要碰马竞,要碰拜仁,要碰巴萨,想着魔鬼赛程终于结束了,欧足联给杀了个回马枪,你好表妹,how are you😂